埋在美国逼空大战核心深处的导火线究竟是什么?

从GME的事件来看,这一事件已经不仅仅是对于公司本身基本面如何的问题,而是价值观的偏差问题,整个新一代的力量正在向传统华尔街或者传统建制派提出了赤裸裸的挑战。

埋在美国逼空大战核心深处的导火线究竟是什么?

市场上对于美股散户抱团GME大战机构的讨论非常热烈,周四隔夜盘中GME深跌56%后,盘后转涨,最高飙升70%;GME距离机构给出的20美元的估值已经翻了十几倍。

继GME之后,AMC、黑莓、Express也成了美股散户抱团的对象。隔夜美股下跌,做空比例较高的一些股票反而逆势上涨。新的字母组合FANG(Fubo、AMC、Nokia、GameStop)热度超过FAANG,股价和成交量一飞冲天。

首先从事件本身来分析,股票逼仓squeeze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鲜事,可能大都数的国内投资者知道股票逼仓比较有名的就是从当年的大众逼仓Volkswagen Squeeze开始,之后的十年逐步的加入了期权策略,衍生出来股票正股逼仓(squeeze)用期权配合形成期权挤仓(Gamma squeeze)。

包括之后孙正义软银的Gamma策略也是以此为基础,传统很多对冲基金尤其是基本面研究驱动的多空L/S投资组合里,简单来说就是做多一个优质的公司,做空一个资质较差的公司。因而也就会有一个所谓的做空TOP的名单,那些垃圾公司公司或者僵尸公司等的名字就赫然在列。

一般来说即便是机构投资者的short比重相对比较高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因为市场主流的思路对于这类差公司的认知是偏向一致的,这里就涉及到第一个核心的“问题”:新老一代对于所谓“价值”认知差异的问题。

这几年美国证券市场正在不断的发生这样的事情,金融功能市场上形成的新老两股力量,且两派对于所谓的“价值”明显出现了偏差,无法拥有相互的认同感

目前市场上最大的冲突也其实也就在这,其实过去的几年里,这种新旧观念的碰撞一直在发生,像特斯拉、比特币就是个例子;如果这种价值认同偏差上产生的碰撞只发生在传统金融机构内部,一般来讲不会这么严重,传统金融机构即使有认同上的差异,但是一般不会主动的形成对峙的绞杀。

但是从GME的事件来看,这种价值观的偏差推向高潮的已经不仅仅是对于公司本身到底基本面如何的问题,整个新一代的力量正在向传统华尔街或者传统建制派提出了赤裸裸的挑战。

那么这股新的力量来自于哪里?我认为来自于目前年轻一代为主的这一批的美国的年轻一代的投(机)者。

疫情导致的复工复产停滞以及财政补贴带来的额外收入导致散户成交量激增,利用互联网带来的网络社群传递着最快的信息,互联网社区组团,抱团资金以期权逼仓(Gamma squeeze)的方式以最快速度实现收割。

这种情况其实非常类似A股市场上以前的“牛散”或者“带头大哥”,公开自己的交易、账户和逻辑,然后聚集大量的粉丝跟单,并进一步向上反身反馈实现股价抬升。

不过不得不说相比于国内A股市场以前的“带头大哥”喊单拉着散户推高股票暗中撤退来说,期权挤仓(Gamma squeeze)是更快实现收割的工具和方法,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自我反馈增强的挤仓或者逼空

原本拥挤的正股做空的情况下,只要能够顺利推动市场所有参与者朝着统一认知方向前进,一旦出现期权逼空正反馈的出现,就非常容易造成短期价格的暴涨,获取数百倍的利润。

当出现逼空的时候,沽空者账面出现巨额亏损时,会迫使其补仓或平仓,而平仓的做法就是在市场上买入股份推高股价,而随着股价不断反馈流通股越来越少后价格赎回(借股)费用会越来越高。

如果仅仅是这种传统手段的话,那还不至于是如此的吸引大家的注意。

这次WSB和GME的事件很多散户买入正股的同时主战场是通过买入看涨期权来挤压期权的卖出者不断的对冲(相当于用超高的杠杆使得做市商成为自己的助燃剂)。

而股价上升时卖空看涨期权的仓位同样会出现巨额亏损,需要买入更多的正股对冲,而gamma对冲最终产生的正股的买入速度会以非线性的速度激增。两层反馈下最终导致了GME股价的“火箭”暴涨。

一旦顺利的进入到以上所述的自我反馈路径后,其实本身价值观的对错其实已经并不重要了……任何的逼仓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今天的日记不是期权教学),其完美的触发反馈机制本身还需要很多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配合;例如商品期货市场里面出现空逼多,多逼空的现象本质背后一些因素其实都非常的相近。

前面提到的认知性偏差和新老的对立是推进反馈路径的第一步前提,当然更重要的使得这个事情加速的还有重要的第二环节;这一事件的背后其实隐藏着更深刻社会性的问题,这次事件从社会性层面变成了一次网络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

我们看到在200万聚集讨论的WSB社区中,大范围是存在有一种反社会反精英的认知感,例如:once in a lifetime opportunity,人生只来一次,干脆all in一把,带有非常强的高投机性高赌博性的因素。

为什么有产阶级可以享受泡沫带来的财富,华尔街的精英可以有制定规则的权利,而普通群众只能被动承担失业和贫富分化带来的后果。

这和当下美国经济的失衡以及社会的撕裂是分不开的。新老一代除了价值观认知上的不同以外,这种冲突其实已经涉及到了关于社会阶层分配的问题,我们看到改变社会阶层,改变命运,打破华尔街的壁垒等等这种口号不断出现。

在政治上占领国会山推倒建制派,在金融上占领华尔街打败传统利益。在这几年我们看到美国K型经济的背后是美国社会的撕裂,现在在金融市场上这种冲突,其实跟社会上出现的这种动荡背后的根源其实是一致的。

美国大选刚刚结束,两个阶层之间选票的情况,其实已经能够说明这种冲突已经白热化。

传统价值观下认为这次事件已经是在疯狂了,新价值观认为并不是疯狂,是在打破传统的壁垒,束缚,打破一个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这个时候这种价值观的撕裂已经不是能够通过理性非理性来解释的了。

通过BBS等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也是在关键的时间充分的利用了互联网社区这一社会性问题开始充分的煽动这种情绪,各种晒出成功者的交易记录,不断的从物质和精神双层面刺激着后续涌入的投资者,这也是造成加速“暴涨”的场外原因;

那么最后这次事件会怎么收场,背后策划此次事件的真正获利者或许已经逐步的离开,大概率最后都会因为流动性的问题出现向下的反身反馈;

最后市场会由于缺少看涨期权卖出者而丧失流动性,随着之前买入看涨期权的投资者获利平仓离场,同样也会形成卖出正股的反馈,最后入场的社交媒体里的热血散户也会仓皇出逃甚至踩踏。

最终并不是所谓的打倒旧势力迎接世界一片光明。从市场的参与者角度上来讲,背后的被煽动的新一代散户很可能成为最后一部分的买单者(吃掉过度做空的基金,同时最后也会吃掉这批热血青年);

SEC介入是板子上钉钉的事情,最终的焦点并不会在期权策略本身上,而是会将重心放在涉嫌利用社交媒体操纵市场恶意引导投资者并且不当获利这个节点,但透过这个事情本身背后社会撕裂的这些深层次的东西,是很难解决但也是无法避免的问题。

手段方法技巧,教科书里面都有,真正难得的是如何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去营造触发squeeze的自我反馈,当然对于逼仓的涉嫌违法的界定也是在这里,而不是工具(期货,期权)本身。

现在加入QQ群或者扫码立即获得:

11200+海量源码指标免费下载!

4500+海量源码EA免费下载!

精品智能交易面板免费下载!

交易大咖1对1问题诊断和指导!

扫码添加微信客服免费领取

相关文章